近视治疗

准分子激光 | 飞秒激光
全飞秒 | ICL晶体植入

屈光不正

近视眼 | 远视眼
散光 | 高度近视

常见眼病

小儿斜视 | 小儿弱视 | 成人斜视
白内障 | 青光眼 | 泪器病 | 眼睑病 | 老花眼

眼底疾病

视网膜脱落 | 黄斑病变
飞蚊症 | 玻璃体出血

验光配镜

医学验光 | 近视眼镜
框架眼镜 | RGP眼镜

“我是眼科博士 我做了近视矫正治疗”

来源:上海新视界中兴眼科医院

   以下内容摘自李博士博客:

  博主:李海燕

  学位:清华大学眼科博士

  职位:上海新视界中兴眼科医院副院长
<<<李博士咨询窗口>>>
  我做过近视矫正手术(LASIK+飞秒)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还是有很多朋友建议把我的近视矫正术后的感受写一下。说实话,如果不是经常有人特意提及我做过近视矫正手术,我自己有时候都已经快要忘记了自己是做过手术的了。目前,生活和工作都一切如常,眼睛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,所以,有时候并不是那么记得自己以前戴眼镜的时候是什么感受了。
  
  近视眼矫正术并不可怕
 
  首先给大家说明一个观点,就是:近视眼矫正术并不可怕。之所以大家关注我的手术经历和手术感受,是因为很多人对近视矫正手术还有很大的偏见,或者就是完全不怎么了解近视手术。有很多人对近视手术或者一知半解,或者完全不了解,所以就会觉得在眼睛上做手术是很可怕的。更有很多人去眼镜店里面咨询近视手术,眼镜店的工作人员的主要工作是配眼镜,对近视手术并不了解,甚至自己都是戴着眼镜的,所以就会说:“你看医生都戴着眼镜,做什么手术啊,在我们这里配一幅眼镜吧!”
 
  医生真的没有做过近视手术的吗?其实,事实并非如此。医生中做近视矫正手术的比例要远远高于普通人群。当然,也还是有很多医生自己是戴着眼镜的。这并不是因为近视手术不安全,而是因为每个人的需要不一样。比如,就拿我自己来说,我很多年也是戴着眼镜的。偶尔也曾经萌发过做近视矫正手术的想法。在北京的时候,我曾经跟我的导师庞国祥教授说起想做近视矫正手术,庞教授也说可以啊。但是,由于平时学习和工作忙,好不容易有一天休息,也会安排自己的事情,所以,总是拖来拖去,并没有把做手术提到自己的日程上。这应该主要是由于人本身的惰性吧。而且,那时候,戴着眼镜,确实也觉得没有必要做手术,觉得戴眼镜的生活也是很正常的啊。
 
  人本身的惰性,是导致许多人,一直没有做近视矫正的主要原因
 
  或许,人总是会习惯于自己的状态,而不愿意改变。很多人没有做近视手术,并不是觉得自己害怕手术,或者是认为手术不安全,或者是因为没有足够的资金做手术,而是习惯了自己的生活状态。我记得,我次买手机之前,觉得手机没有什么用,为什么要买手机啊?那时候还在读研究生,好像联系人并不是很多,觉得手机没有什么用。但当真正买了手机开始用的时候,就又习惯了有手机的生活。现在觉得,一旦没有手机,将会很不方便。
 
  近视手术,也有类似的感觉。我以前戴眼镜的时候,觉得生活没有什么不方便,但做过手术之后,现在会觉得戴眼镜是一件很不方便的事情。这也许就是人的惰性吧。
 
  我选择矫正近视的方案:波前引导的LASIK+飞秒
 
  目前近视手术方式有很多。虽然基本原理是大同小异的,但还是有一些不同的适应症,患者也会仔细比较不同的手术方式的差异。我最早想做手术的时候,那时候PRK还是比较主流的,我的导师庞教授也建议我做PRK,因为不制作角膜瓣,更加安全。但是我自己是害怕疼痛,也担心术后没有足够的休息时间,就一直没有做。
 
  后来,由于工作的关系,跟孙教授交流比较多。这时候已经是LASIK为主的时代了。有一次,我向孙教授说起有些患者问我为什么自己不选择近视手术。在聊天中,我也表达了自己想做近视手术的愿望,因为实在不愿意被人老是问起同样的问题,而且,如果我回答别人说我自己习惯了戴眼镜,别人还会半信半疑。孙教授很支持我的想法,并且建议我做LASIK。
 
  其实,我的近视度数不高,什么方式都可以。考虑到视觉质量的问题,也考虑到我的眼睛是有一些散光的,所以,最终选择的是波前像差引导的LASIK手术。
 
  手术过程,总是会让人感觉有一点恐惧
 
  手术时间是很快的,我和别人也没有什么差别。做手术的时候,我自己觉得最让我觉得有点害怕的是制作角膜瓣的时候。当负压环吸住眼睛的时候,我还是有一点点恐惧的感觉。虽然我天天都在给患者做这个动作,但真正把负压吸到自己的眼睛的时候,眼前突然一片黑暗,而且有一种自己悬在空中的感觉。这种感觉,就像坐上了过山车,在自己不能控制的速度上奔走。熟悉的世界,似乎一下子飘离了。自己像是被空置在遥远的陌生的地方。不过,这个时间是相当快的,几秒钟就过去了,马上就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。
 
  然后就是看着明晃晃的光线。我每天都在手术中告诉患者要好好配合,所以,我也一定要做一个配合最佳的患者。一直告诫自己:睁大眼睛,不要动!这个时候,也是看不清楚的。时间只有几分钟,就一切OK了。
 
  从手术台走下来,我自己的眼睛几乎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。这也许是因为我自己不太敏感的原因。确实有些人做过手术之后会疼痛,会流泪。但我自己几乎没有什么感觉。下午做得手术,到了快下班的时候,我就自己去看视力表,已经看的很清楚了。
 
  治疗后,确实带给我很多改变,很多惊喜
 
  手术后的第二天,从睡梦中醒来,摘掉眼罩,洗脸。就感觉和平时没有什么差别了。的差别就是不需要去找眼镜了。复查的视力也不错,达到了1.2的视力。然后,就开始了正常的工作。
 
  有朋友建议我再写一些自己的感受的时候,才回过头来想一想自己的感觉。仔细想来,手术确实带来了很多的方便。不用戴眼镜了,在工作和生活中都会减少了很多麻烦。以前戴眼镜的时候,在手术室看显微镜,经常会有呼吸的气体凝结在眼镜上,需要停一下才能看清楚。冬天进房间,也不用担心蒸汽的凝结会挡住自己的视野。
 
  在外观上,我自己感受并不强烈,以前戴眼镜,也觉得就这样吧。因为我的近视度数本来不高,戴眼镜也并不会给外观带来很大的改变。当然,对于近视度数很高的人,特别是女孩子,外观的改善应该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。至于体育活动,我自己平时也很少打球和游泳,也觉得对我的影响并不大。这也许就是我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年才决定做手术的原因了。如果是比较注重外观,或者体育活动很多,也许好多年前就选择手术了。
 
  全飞秒也研究出来了,近视矫正已经万无一失
 
  我做近视矫正的时候,还只有“飞秒”技术,现在美国和德国研究专家,研发出的“全飞秒”技术,更进一筹,安全系数更高了,矫正前的检查,很大程度上就已经避免了,术后若干年会发生视力下降的情况,且“全飞秒”还有一个最大的优点,就是,就算若干年视力发生了下降情况,你任然还可以再次接受“全飞秒”调整视力。
 
  李海燕

  2009年10月10日
 
  “自己亲自尝试过,我的内心才能坦然地向患者推荐近视激光技术”摘自李博士座右铭。

网站首页 | 医院介绍 | 院内新闻 | 媒体报道 | 特色疗法 | 眼科专家 | 成功案例 | 就医指南 | 全飞秒激光

Copyright 2007-2013 All Rights Reserved.
上海新视界中兴眼科医院 版权所有 如有转载或引用本站文章涉及版权问题,请速与我们联系
医院地址:上海市闸北区中兴路1618号
24小时咨询电话:021-55880637 上海新视界中兴眼科医院官方网址:http://zx.neweye.cn/